幸福宝官方网站

0 Comments

..co,最快更新帝后世无双最新章节!

如果步苏真的揉碎了那一朵花,说明他这个时候已经到了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了。

但是还能够记得把花揉碎了,还算是珍惜生命。

“去吧。”

云迟一声令下,云啄啄已经飞了出去。

她正要起身,晋苍陵已经对骨影一挥手。

骨影便跟着身形一掠追了出去。

“在府里呆着,救个人而已,也要亲自去?”

她什么时候能够习惯了不用自己事事亲力亲为?

云迟才反应过来,托腮对他嫣然一笑。

等到骨影把步苏带回来,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让在场的人都是一皱眉头。

今天见到的白衣如玉的青年,现在满身是血,身上的白衣几乎是看不到一片雪白了,不是染满了鲜红,便是沾染了泥污。

阳光女孩唯美写真 清纯俏皮女生的甜美笑容

他面色煞白,看得出来是在外面冻了许久,四肢也有些僵硬,眉头嘴唇都挂了些雪花,看起来几乎已经没有了生机。

“快,把他放到这里来。”

程老赶紧让骨影把他放在离暖炉最近的那一张软榻。

朱儿和霜儿也都赶紧去端了几个暖炉过来,放置在软榻周围,让步苏身边更暖和一些。

“这些都没有太大用处。”

云迟快步走了过去,一扬手,在她的手掌里便有红艳的火燃了起来。

她的手带着火在步苏的身上轻拂过,他身上的那些霜花以及凝结成冰的血迹也都瞬间就融化了。

这一手让程老和迟英都瞪大了眼睛。

他们还从来没有看到云迟露出这么一手的,没有想到她竟然还有这么一种本事。

“小主子,您……”

异火。

虽然之前他们已经知道了妖凤之事,但是没有肯定妖凤真的在她的身上,而且妖凤以前是公子的,妖凤真的出了事凝成了妖凤之心,这是妖凤之火啊。

他们隐隐能够感觉得到一种遥远的熟悉。

有了妖凤之火,步苏冰冻的身体最快速度地回暖。

云迟拿出了一颗丹药,让骨影塞到步苏的嘴里。

“真是挺狠的。”她看着程老拿剪刀剪开了步苏的衣服,看到了他胸口那么一道致命的刀伤,血都是从这里流出来的,要不是外面下着雪,天寒地冻的,血可能会流得更多。

“这该不会是那个引归长老下的手吧?”朱儿也觉得很是不可思议。

步苏可是他们仙丹宗的弟子啊,而且还是天赋那么好的弟子,难道作为宗门的长老,不该是欣喜若狂,赶紧往他身上砸资源,把他培养起来吗?

以步苏这样一心为宗门尽忠的弟子,把他培养起来了之后一定会为宗门做贡献的。这是为什么要把人伤成这样?

不,这已经不是伤了,这是把人杀了啊。

朱儿和霜儿敢肯定,如果步苏不是遇上了他们帝后,谁都救不活他了。

“这伤口得缝。”云迟看着那伤口,对骨影说道:“先清洗,消毒,等会我来缝针。”

他们还没有听到给伤口缝针的呢,但是那么长那么深的伤口,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。

以他们以往的经验,这是真救不过来了。

但是云迟既然已经给了命令,骨影当然半句质疑都没有,立即就照她的话做了。

上袍直接都撕了,伤口冲洗。

云迟很快拿了针线过来,针直接用妖凤之火消毒就行,只见她的动作极快极利索,一手燃起火焰,一手拿针在上面烧过,很快灭了火。

穿针引线,坐在旁边,很快就如蝶穿花丛一般,动作熟练而优美,快速地给那伤口缝起来。

骨影和晋苍陵在一旁看着,只觉得她像是在缝一件衣服。

晋苍陵其实是见过她缝伤口的,但是没有见过缝这么长这么深的伤口,她一点不适都没有,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。

缝完之后打了个结,剪了线收了针,步苏的胸口就像是爬了一条长长的蜈蚣。

“给他上药,然后包扎起来。”云迟丢了一瓶药过来,这才起身去洗手。

“是。”

“小主子,您的医术还如此高明?”程老看着云迟,简直像是看着宝贝。

怎么这样厉害?

不愧是他们公子的血脉。

要是公子见到了她,一定会疼之入骨的吧。

“以前跑的地方多了,就练出来了。”云迟淡淡地说道。

“小主子真是厉害。”

“好了,别夸了。放出消息去,明天那些拿到了令牌的人就到千重楼送的那间铺子里来吧。”

云迟觉得还是要把苍云丹药铺开起来,这丹药铺以后能给他们在虚茫提供足够的银钱来处。

“是。”

步苏是第二天下午才醒过来的。

醒来的时候他有些恍惚,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何处。

等到他终于想起来自己是出了什么事,还以为自己已经到了阴曹地府。

只是身体一动,胸口便是一阵剧痛,这才提醒了他自己还活着的事实。

这间屋子暖意融融,身上盖着的被子也绵软而温暖,还有一股淡淡的药香,他不由得仔细嗅了嗅,辨认出来其中有几味药,这应该是安神的香。

而另外一股药味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,是疗伤的药。

他真的被救了?

步苏也无法太大动作,想要挣扎起来也不行。

只不过,他一动作,便有人端着托盘进来,人还未到床边,声音已经响了起来。

“哎,我说,可不要乱动啊,小心伤口绷开了。”

进来的是霜儿。

霜儿端着一碗清粥进来,是云迟离府之前说的,大概在这个时辰步苏就该醒来了。

现在见步苏当真醒了过来,霜儿觉得自家帝后当真是铁口直断,这都能够算得出来啊。

“是?”

步苏认出了霜儿。

“怎么,不是我,以为醒来能看到什么人?”霜儿把东西放在桌上,朝他走了过来,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,“要不是我们少夫人,以为还有谁能救得了?谁对下手这么狠啊?”

谁……

步苏脑子里浮现那些画面,用力地闭了闭眼睛。

“不好回答?”霜儿收回手,嗤了一声,“不能回答那就是们长老了。怎么,现在还准备要替们长老瞒着?”

“不算替他瞒着,我不过是一个外门弟子而已,真说出来又能如何?”步苏声音涩哑地说道。

难道还能有谁替他讨公道?